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响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原创;大山的孩子  

2014-06-28 06:07:53|  分类: 社会 下(农民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思之到老《原创;大山的孩子》


原创;山的孩子 - 思之到老 - 崇尚原创、与心灵对话

    伏牛山,巍峨的将蓝天轻轻托起,山顶处稀落的树,就象一根绳索,牵住了匆匆漂浮的苍狗白云,任凭云儿再躁动,依然是,飘不出大山的掌控。

     山里的七月天,早晚间,气候仍然是那么清新,凉爽。初夏季节,那一坡坡山麓上,爬满了百草异花,绿意盎然的,迎风招展。山坳底处,闪耀着幽绿霓虹的弧光,折射出了浓郁的草涩味。

    十三岁的秋儿,自上学第一天起,从山里到山外读书,走的,就是这一条缠绵蜿蜒的小路。每天,来回得走上几里山路,去中心学校求学读书。走呀走的,风霜雪雨的今天秋儿已经足足走过五年,现在的她,读完了小学五年级课程,这开启心智的小学啊,算是读毕业了。

     中心小学的求学路,只能走到一步了。还想继读走的话,就得去更远的镇上,去中学读初中预备班了。那样的话,秋儿就得住到山外去,一个礼拜回一次家,然后,再从家扛些米面食物,当一个住校的寄读生。

    小学毕业的秋儿,恍惚间一看,简直像个大女孩了。农村女娃嘛,书嘛读的晚了点,操劳呢,也早了些,那身架骨儿,自然也成熟的早了些。 秋儿手足投举间,颇有些少女模样了 ,相貌长俊了,水灵灵,一看就眉清目秀的,那宽额头、脸庞上明净的抹抹红晕,丰腴了不少。

    “丫头,你过来一下。”自患上矽肺病后,父亲已无法外出打工了,长年累月,病怏怏躺在床上。此时,正一声声呼喊她。尽管父亲很想轻声柔气说话,但那肺部那破漏的换气声,仍像是在拉风箱,“呼哈”,“呼哈”的一刻不停,呼出的气,总是那么的急迫嘶哑

     秋儿静静来到父亲跟前;“你不能去读书了。”父亲声音,听上去怯怯的,像是从远处飘来。带了点点的内疚,又有点负重。以致那呼气声,凸显得声声沉重。

     听罢父亲的话,秋儿错愕了,呆呆站父亲床前,身子骨儿,禁不住摇摇欲坠,瑟瑟发颤。单薄背上,还背着满满一大筐,刚从山间打回的猪草呢。“唉”,父亲垂下眼皮,不忍正眼看秋儿了,长叹一声后,语无伦次的又重复道;“你不能再读书了,家里负担不起。”父亲的话,很想说的果断些,生派出些权威,但听上去,却断断续续的虚弱,那么的无助和无望。

     秋儿的眼泪,不知啥时,不争气悄悄流出眼眶,一滴一滴的跌碎在了脚下水泥地上。她张了张口,楞是发不出音来,父亲却听到了,那是柔柔,细弱无声的抽泣声.....

     “丫头啊,你的明白,你下面还有两个弟妹,她(他)俩还小,让给她(他)俩上学吧。你看看我,整成了个废人,家里穷的,实在供不上你们三个孩子读书了。特别是你,一读书,还得住在学校里,又得给你交伙食费,那哪成啊。”说着、说着,父亲的脸上,一副欲哭无泪的痛。

    “丫头听话,我知道委屈你了,知道你成绩一向好,心气也高,志向也远大呢。对不住你了,丫头,为父的无能啊,真不知我还能活多久。这个家,不能由你娘一个人扛啊,为了弟妹,这个家需要你丫头帮一把啊。”

     父亲这番话,背书似的长长一连串,话一脱口,便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伏起身,默默伸出手来,摩了摩闺女的脑袋,拍了拍她的肩。然后,自己捂住了脸,手指缝里,流出了颗颗的泪颗,顿了顿,难为情的别过了身子。父女俩目光幽幽,谁也不愿再多说一句话.....

     屋静静的,唯有那不安分阳光,从窗户外,斜斜的伸来一束斑斑驳例亮光,照在墙壁的一部分。一闪一暗的,抚摩着那墙上一行行奖状,细细看,都是些三好学生,德优兼备的奖状,无一例外,写着都是秋儿名字。背光里,秋儿的身子开始抖动了。

     忽的,秋儿疯了似的,冲出了屋子去,直奔向几里外的小学路。跑呀跑的,到学校不远的山坡上,秋儿猛地站住了,自说自问,我,这是去找谁呢,找苍天吗?想到这,秋儿伏在了路旁草茵,不听话的眼泪,又一次滴滴渗出,呜呜的哭声,融化在抚慰的山风里,嘤嘤的,发出了远远的哽嗯声。

     此刻的大山,就是秋儿的母亲了,由她的孩子,委屈地伏在她的怀里哭,承接了孩子所流的泪。连山顶的云朵,此刻,也一动不动地在聆听着,仿佛也在劝慰,凝望着这朵伤心的小雏菊。

    风,轻快的吹拂山岭,抚摸着秋儿脸庞,女孩抬起头,凝望起眼前的母校。眼前拿教室。这里,曾经盛满了秋儿所有的梦,读书,好好的读书,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”。多少次的,秋儿遐想上大学,去大城市,过上花样似的年华。而今天,所有的这一切美好梦想,就此,嘎然而止的停顿了。

     回过头,现实是那么残酷。农家女的生活,又是那么贫穷无望。曾经,试图想以成绩挣扎、励志,告别愚昧的秋儿,一次次的努力过,所有的梦,都铭刻在了那一张张的奖状上。而此时,命运留给秋儿的依然是绝望,稠胀的负重感。

     说到底,还是这不幸农民身份,意味着此生,秋儿从一生下来,就与贫穷,苦难结伴为伍了。残忍的户籍制,一次又一次的亵渎了无辜农家女心灵。

     故事,已是那年那月事了,年年到了七月间,我都会想起这个故事。今天再回首,发现仍然那么的逼真,仿佛昨天与今天间,并没改变过什么。每年七月间,考试一结束,总会有一批批的农村孩子,不声不响告别了学校,挥别了学生生涯。往后的日子里,曾为学子的他(她)们,一旦心压抑了,心纠结了,只能站在高高的山岗,眺一眼那书声琅琅的学校了

     华丽的中国梦,诗歌般的被盛情赞美,描绘的,仿佛是人间仙境一般,为什么今天的我,仍能隐隐听到天下贫穷者在泣声,甚至,痛苦者的呐喊声呢?为什么,要让农家孩的眼神,留下那么多凋零的回眸呢。

    秋儿的命,非得像她母亲,奶奶一样的宿命,陪伴着一圈圈的光阴轮回。从清纯,充满活力的年岁,行至到未老先衰,压塑出了一张张皱缩的脸。秋儿的明天,是否会镌刻上凝重的沧桑,重复,轮回着山里孩子的梦魇,最终,留下的是那一双双苍老而浑浊眸子。
    或许,每年的七月,我们都该唱上一首忧郁的挽歌,送给那些已缀学,或者正在失学的农家孩。献给曾经用眼泪,眺望过学校,温情抚触过书本的农民们,再道一声希望在来生?
    此文,献给那些此身不幸,生在穷乡僻壤,一出生,就被裹上了农村户籍。
他(她)们,就是落难的耶稣了,被牢牢地钉在了贫穷的十字架上。我想,他(她)们也曾反抗过,终究,在磐石般的体制面前,任何的挣扎,都显得十分徒劳。想想,这些大山里的孩子,不正是山间自生自灭,倚靠天性,迎风独放的小雏菊,野玫瑰们吗。哎,大山的孩子啊,想起这些,一时半会的,我伤心的连字都码不出了......


原创;山的孩子 - 思之到老 - 崇尚原创、与心灵对话
 
原创;山的孩子 - 思之到老 - 崇尚原创、与心灵对话
 
原创;山的孩子 - 思之到老 - 崇尚原创、与心灵对话
 

原创;山的孩子 - 思之到老 - 崇尚原创、与心灵对话
 
原创;山的孩子 - 思之到老 - 崇尚原创、与心灵对话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